fronit

沒有漂亮的文筆,我只是想寫故事。

【寧天】化蝶成灰《04》(PART1)


【宁天】化蝶成灰《04》(PART1)

 

  她是青楼里的头牌花魁,转眼间两的年便过去,她坐在铜镜前看着自己模样,庸姿俗粉、妆容浓艳,虽然,她在青楼工作,可她从不卖身,她最有名的表演是跳舞,可她跳的舞结合了武术的原素在里面,曾经有客人想占她便宜,可一瞬便被打趴在地上,她出名脾气不好,性格高冷,可即便是这样她的神秘感却依然吸引了一堆人慕名而来,她总是以薄纱遮盖着半面脸来,头上的珠饰从来都简朴,与其说是卖艺更多人找她是谈心,青楼素来只招男宾,可她却不同,不论是男人或是女人的钱她都照收,只要你能给出钱的话,她便愿意招待,而且,她每天只招待一个客人,而挑选客人的标准自然是价高者得。

 

  最初青楼里的老板最初并不乐意让她留在这样工作,可她却跟老板保证,她只需要一星期就能替青楼打出更响的名堂,而她承诺如果一星期内做不到预期的效果的话,她会付双倍的达约金给老板,于是,那一星期内她的舌种宣传和谣言都传满了小镇,大家开始在意起这个小姑娘来,有传言说她本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家道中落便来青楼卖艺,也有人说她曾经是刺客为了匿藏身份而躲在青楼,亦有人招待女宾是因为她喜好女色,各种不同的传言不纠的放大,而且,她跟其他花魁不同,不争不抢不讨好客人便更加的让人好奇舌种的传言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她对于传言和别人的诬蔑从来都不会作出澄清,不到一星期来青楼想要一暏她芳容的人都众满在阁楼下。

 

  「听着,我不卖身。如果你敢介绍些好色的死老头来的话,我会让你混不下去。」她得意的看着青楼的老板,一脸高傲的说着。

 

  那时,青楼老板也不敢违抗她,因为于老板来说,她可是这间店的摇钱树,老板总是感叹着她惊人的商业头脑,一开始有不少女宾找她都只是想挑战她的权威,看看她是甚么来头能如此的傲慢,她清楚记得其中有一个女宾客就是来羞辱她,对方似乎是有点臭钱的千金大小姐,她一坐上视房就跟天天说:「听说你从来不出卖色相,我才不相信。来人,脱光她的衣服,你们如果做到的话,谁上了她也行。」

 

  女生跟她身后的两名侍卫说着,只见天天坐在床上,笑而不语的细细凝看着她,两个魁梧的男人朝天天走近,天天不为所动的看着他们,可她指间一动,突然她站天天身前的两个男人都倒在地上,没了呼吸,女孩看着这种状况一瞬的笑容消散,她回看着依旧跷着腿的天天,只见天天凝向她的笑意更深,难道传言中她是刺客的事是真的?

 

  「你……你难道……真……真的是……」女孩不知觉的往后倒退,她没想过天天会真的杀人,因为这样会坏了青楼的声誉,可天天却轻松的跳下床来,天天故作蠢傻的回看着她,笑得一脸无害,她说:「说甚么呢?我只是青楼里一个普通的花魁而已!他们为什么倒下,我也不知道啊!小妹妹你可知道为什么呢?」

 

  「你……你不要走过来!」女孩逐步往后的倒退,她真的怕天天会杀了自己,虽然,面纱遮盖了天天半面的脸,可她知道天天在笑,从天天那笑得弯成新月的双瞳里分明透着不屑与狡黠的成份参集在里头。

 

  天天绕在她身后,于她耳边细说:「你以为青楼会怕有死人吗?我告诉你,我们只看钱。即便有人死了,只要卖通官吏从后园运送尸首就没事了。你以为青楼会为了你们区区一个死人而影响声誉么?不,这是不允许的。所以,即便你现在说救命也好,不会有人相信你的话,而我要安插罪名给你也轻如易居。你最好乖乖照我的说话去做,要是敢泄漏半点风声,下一个死的就是你,只有死人的口才最密实的,你可知道?」

 

  天天把玩着手上的小刀,把它靠在女孩的脸上,看着女孩恐惧的模样,心里便乐了。

 

  「你……你为什么要待在青楼?」

 

  「我当然有我的理由,好了,听我说的命人把着你那两个死了侍从,托着他们走到后园去,说是喝醉了,他们没表面伤痕,无血参集在衣物上,不会被察觉的。」天天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淡然的说道。

 

  顷刻间,一把声音把她从回忆中喊醒,是老板的声音:「小宁,要开始了快下来。」

 

  她眸光一紧,转身便走,现在她不是天天,在青楼她的代号是「宁」,老板曾经问她这代号有甚么意思,她没有回答,只有她自己清楚,叫「宁」是因为他……

 

-----------------------------------------------------------


评论
热度(18)
© fron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