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it

沒有漂亮的文筆,我只是想寫故事。

【許墨X悠然】差半步愛《19》(PART1)



【许墨X悠然】差半步爱《19》(PART1)

 

  她回想起最近跟许墨的关系似乎有了进展,可步骤好像跳过了某些位,心里越想越不舒服,她坐在餐桌前看着对面的她,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久,他微微一笑,伸手敲了一下她的头壳,他问:「还不把早餐吃掉?要盯着我看到甚么时候?」

 

  「嗯……哦……」她欲言又止的,最后乖乖的把他做的早餐都给吃掉,由一起同居生活的那天起,他从不让她做家务,她说要帮忙他总是把最简单的东西交给她,可如今想起来他跟她其实并未确定是情侣关系,可这样让她更加的桑心,他太优秀了,感觉自己似乎有点配不上这样的他,许墨的心里又是怎样看待自己的呢?

 

  她看着许墨的背影,他又再清洗着碗碟,他的工作是建筑系的设计师,有时候他不用特地的回公司上班只要在指定的时间内把稿件交出,但审批在商讨的程序依然要在公司内执行,她反倒成了一个无业游民,几次投寄履历都没有回音,而他每次都跟她说就算他不工作也没关系,可她实在不喜欢这样颓废的生活。

 

  悠然看着一脸淡然的他,在感情上她总觉得自己是被他牵着走的那个,包括那次一起洗澡的羞耻PLAY,许墨清理完手里的工作后便转身看向她,她由今天开始一直盯着他看,他依旧是一副从容得很的姿态,他歪头笑问她:「你有甚么想问?」

 

  悠然看着他这副表情,内心在吶喊,她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他在施展美男计,对她的心脏进行暴击,许墨看着她丰富的表情变化噗笑出声,她盯着他看表情严肃起来,她问:「许墨,跟我的时候,你是第一次吗?」

 

  「唔……第一次,是不是呢?」他假装正在思考,最后笑对她说。

 

  他踏步走到她的跟前,突然把头凑紧到她耳边,他说:「你觉得呢?」

 

  悠然耳根一红,这个男人又在扯开话题,她准备怒的朝他胸口不断的捶个小掌掌来,她说:「你又耍我!我很认真问的,这对我很重要。这关系到我以后要怎样面对你!」

 

  许墨听见她的话后,渐渐收起了笑容,他伸手捉着她的双手,他问:「所以,你会怎样差别对待我?」

 

  「为什么不是男女朋友却做了那种事呢?许墨你到底是怎样看待我的,是不是只是因为我很便利,无法拒绝你。所以,你才会跟我……」悠然话音未尽,突然,被他用吻堵住了嘴,把未说完的话都吞没了。

 

  直到他的吻离去的时候,他在提嗓回她:「我以为我们一直在交往,不用我亲自说出口你都应该明白,是不是我做得还不够明显?」

 

  她听见他的话后,速的抬头,他说话的表情那样的认真,可眼眶一红眼泪便忍不住溢出来了,他伸手替她抹泪,他一如以往把她捧在手心之上,他说:「小傻瓜,不要哭了。」

 

  「是我的!」她埋头贴在他的胸膛上,她伸手搭在他的后背上,紧紧抱着他,好像害怕他会随时消失一样。

 

  「嗯!」他伸手回抱着她,她的身躯那样的骄小,让他不敢抱得太紧。

 

  十分钟过去,她依然不放手,他伸手轻抚她的脸,哄她:「怎么了?我不会消失掉的,要是那么的不安,我们结婚吧!」

 

  她闻言一瞬的抬头,她说:「你是求婚吗?」

 

  「对啊,夫人不愿意?」他笑说,双目含笑。

 

  「没诚意,戒指都没有。」她内心狂喜,却努力的掩饰着,以后,她要随夫姓许了吗?

 

  「嗯,后补可以吗?答应了的话,可能给你对这副身体上下其手。」许墨眸光一闪,笑得狡黠的看她,他捉着她的手让他细细摸着自己的胸膛,感受着那结实的胸肌,那种触感是如何。

 

  悠然咽了一下口水,这个妖孽般的男人又在诱惑她,她说话开始结巴,她说:「你……你……你这个不知……不知羞耻的妖男!」

 

  「夫人,这说辞没有说服力哦!」许墨看着她没有松开贴在他胸膛上的双手,他悠悠的笑说道。

 

  「咳……成交!」她说。

 

  许墨看着鼻血流了出来的她,他伸手拿起桌面的面纸捏着她的鼻子道:「夫人,你都在想甚么?流鼻血了。」

 

  悠然伸手拿着他递来的面纸,捂着鼻子,好一阵子终于止血了,她转身跑回房间里感觉万分羞耻,居然看他看到流出鼻血来,突然,脑海里又再浮现出一些奇怪的片段,白色的马型棋子,她伸手扶额,难道最近太累了才会一直想起奇怪的影像吗?

  许墨从后看着她,他眸底一黯,他喃喃细语:「不要想起来,拜托……」

 

----------------------------------------------------------------------------------------------------------------------------------------


评论(2)
热度(9)
© fron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