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it

沒有漂亮的文筆,我只是想寫故事。

【寧天】化蝶成灰《04》(PART2)

【宁天】化蝶成灰《04》(PART2)

 

  她走下楼来,听说有一个人一直在等她的出现,可每回都不愿把银码先抛出,他的要求是只要能看见她,他就会付上所开出价钱的三倍,天天不知道这个人的目的是甚么,可是,他坚持见她,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持续这样,他一直在阁楼下等她,搞得老板也没有办法,而今天她终于答应要去见他了。

 

  天天一下楼便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李抬头凝看向她,她立即转身往楼上跑回去,李想要追上去却被老板截住,他从后大喊:「是你吧?是你,对不对?天天!」

 

  「请你不要为难我们……」老板想要截住他,却敌不过有忍术底子的他来,李一瞬降临到...

【寧天】化蝶成灰《04》(PART1)

【宁天】化蝶成灰《04》(PART1)


  她是青楼里的头牌花魁,转眼间两的年便过去,她坐在铜镜前看着自己模样,庸姿俗粉、妆容浓艳,虽然,她在青楼工作,可她从不卖身,她最有名的表演是跳舞,可她跳的舞结合了武术的原素在里面,曾经有客人想占她便宜,可一瞬便被打趴在地上,她出名脾气不好,性格高冷,可即便是这样她的神秘感却依然吸引了一堆人慕名而来,她总是以薄纱遮盖着半面脸来,头上的珠饰从来都简朴,与其说是卖艺更多人找她是谈心,青楼素来只招男宾,可她却不同,不论是男人或是女人的钱她都照收,只要你能给出钱的话,她便愿意招待,而且,她每天只招待一个客人,而挑选客人的标准自然是价高者得。...

【寧天】化蝶成灰《03》

【宁天】化蝶成灰《03》

  她不应该慌乱了手脚,这有失她木叶暗部队长的称号。

  日向宁次消失后,天天也回到木叶去,但是,她的不寻常过于明显。

  她回来的时候满身狼狈,衣服全湿还沾有泥巴。一看到她步入木叶城门外归外的李都刹地被吓倒,他从来只看到她的衣服沾到点点的血迹,而从没那样的不修边幅。

  「天天,你步行回来吗?」李立即跑上前来问她。她的头发凌乱,发梢间不断溢出水珠,她淋雨走回来。

  李看着她没反应的停在他跟前,心中隐隐感觉不安。

  「会生病的,天天。你怎么了?」李拉着她的衣袖继续问道。

  垂下头来的她分不清楚脸上的是泪珠还是雨水,李双手捧起在她脸的脸来,要她抬头看他。
  她哭肿眼睛的脸终...

【寧天】化蝶成灰《02》

【宁天】化蝶成灰《02》

  直到日出的来临,天天这才准备疏洗、带着行装往音忍村进发。

  天天往丛林中进发,绕了几圈发现自己回到原点去,她刚刚在前进的路上不间断的以苦无划下自己经过的地方作为标记。

  从这种状况中让她得出的结论就是她中了幻术,幻术并不是她的强项,像她这种远距离攻击的忍者最擅长的就是以速度和攻击的准确度来取胜。

  只不过作为木叶的暗部队长而言,这样的一个幻术就想困住她的话,那么,对方也未免太看不起她了。

  「稍微需要花费点时间。」天天唇角轻勾的笑说。

  幻术对于她来说不过一种虚张声势的恶作剧,总是会有破口。

  天天半蹲下身子来,单手覆按于地面上,她闭上眼睛来,试图以查克拉去感认...

【寧天】化蝶成灰《01》

【宁天】化蝶成灰《01》

  天天抬眼凝看着那湛蓝色的瞳仁,七代火影旋涡鸣人此刻正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她心里不禁细叹,原来,离宁次的死已经过了那么久。

  时曰飞逝,而她似是活在过去一样,所有人都踏步向前而她一直原地踏步。

  宁次死后,天天便一直把自己逼到去一种近乎病态的劳碌之中,她接下一个又一个艰难的任务,不让自己憩息。

  旋涡鸣人凝看着天天,她执行任务的速度越来越快,在暗杀的技巧上也越来越精准。

  如果,当初宁次没死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是暗部队长了,而讽剌的是,现在的暗部队长竟是眼前的天天。

  天天不再束着包子头,任由长发披至肩膀和后背。

  「有事么?」天天看着旋涡鸣人淡然道。

  「天天,你...

【寧天】化蝶成灰《楔子》


【寧天】化蝶成灰《楔子》


  他在十寸土壤之下,她在凡尘俗世之上。

  他这一生走得比别人快,就连死都是一样。

  她从不觉得在后方追看着他的背影是一件如此美好的事儿,直到他牺牲自己去成就永恒的未来时,她才惊觉一切都已经太迟。

  她尤其记得自己在葬礼上凝看着那张遗照,他依然风神凌俊、眉宇间总是充满阴霾。

  天天无法相信曾经那么亲近的人,就这样从她身边消失,她看着他的照片哭不出来,倒是雏田哭得不成人形。

  他的不存在于她而言,没有实感,她觉得自己似是在做梦。

  当葬礼完结后,只剩她脸无表情的仍然细看着他的照片,保持沉默。

  「天天?」李于她的身旁呼唤,迟钝如他也并不是看不出来,天天很不寻常。

 ...

我想这里应该没有多少人知道我还萌宁天,其实如果不是结局宁次死了的话,我大概不会有感觉。

我一直觉得他们淡淡的相处就像情侣,比起佐樱平淡,我人有点奇怪,对于没法一起的cp记忆很深刻,种命里的ac也是,当初萌lc也是这样。

很久前的那部宁天坑《化蝶成灰》,等我清完佐樱坑就会填了,但是是be。

原本是宁次死了,可是,这文我打算让天天死而宁次复活,第三世才he吧!

人生从来都是失去与错过,当你奋不顾身的选择去死的时候,无疑就是惩罚爱你的人,这是无期徒刑。

最后送上《化蝶》的歌词,太适合宁天了。

「墳前沒有花
容我撥開沙土 用眼淚種些吧
長埋是你嗎
何以未講一聲 就撇下我 回答吧

上次匆匆一別 還約了
結伴去 共你遇上那道橋
約定了 改不了
縱使 到此時你的心不再在跳
共你快將相會了 重回那一秒

如何回到當時 猶如情侶熱戀的那時
記憶可以 幻作一對蝴蝶飛舞在時光深處
荼薇紅過都變枯枝
血肉之軀會沒法保持
唯獨春天可以給記住

樓台又架起
含笑洞悉生死 越過另有天地
長眠沒有起
時間若推不翻 就化蝶去 遊故地

六呎荒土之下 還有你
約定了 下世共我更傳奇
最後那一口氣
吐出 我當時未講的一句 愛你
頓覺 遍體 輕如會飛

如何回到當時 猶如情侶熱戀的那時
記憶可以 幻作一對蝴蝶飛舞在時光深處
荼薇紅過都變枯枝
血肉之軀會沒法保持
蝴蝶苦戀花那魂魄也願意

如何回到當時 拿回時間逆轉的鑰匙
記憶可以 縱使此際神傷不已 亦曾經春至
凡人無法聽見的詩
種在心中 萬劫不移 我知

如何回到當時 猶如情侶熱戀的那時
記憶可以 幻作一對蝴蝶飛舞在雲海深處
荼薇紅過都變枯枝
血肉之軀 已沒有意思 靈魂也可共處」

© fronit | Powered by LOFTER